北京快乐8

 
|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北京快乐8 > 本地文化 > 仁怀抗日名将刘莘园与民国风云人物白崇禧

仁怀抗日名将刘莘园与民国风云人物白崇禧

关键词:抗日名将,刘莘园,白崇禧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中国酒都网
  • 电 话:
  • 网 址:
  • 感谢 gzrh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3753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刘莘园(189l—1977),仁怀市鲁班镇人,保定军校一期步科毕业,曾参加辛亥革命武昌首义任湖北军政府交通部处长,北洋军曹锟师第十团团副,二十年代任黔军袁祖铭纵队参谋长、第三旅参谋长,黔军参谋长兼国军34师68旅旅长,川黔联军垫、梁防军司令,晋衔陆军中将。抗战时期任22集团军中将高参、徐州办事处主任兼战区长官部联络高参、集团军前敌临时总指挥等职。1940年回乡襄办教育,任私立昆中董事长。解放后任贵州省文研究史馆馆员、贵阳市政协委员、民革成员。1977年病逝世于贵阳。

    白崇禧(1893—1966)字健生,广西临桂县人,保定军校三期步科毕业,由下级军官逐渐晋升进入民国中枢而成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曾任桂军参谋长、北伐军副总参谋长、国民政府军委委员、参谋部副部长、军训部长,晋衔陆军上将。抗战时任五战区代司令,指挥三、四、七、九四战区作战的桂林行营主任。抗战胜利后任国防部长、华中剿共总司令,1949年随国民党败逃台湾、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一生坚持反共,1966年病逝于台湾。
\
白崇禧

    白崇禧乃至新桂系的崛起,实赖刘莘园二十年代初于危难之时的鼎力相助。白、刘政治立场虽异,但联系交往一直延续到白氏逃离大陆为止。现将有关二人的文字及口碑史料考证整理,以资史鉴。

    二人虽均系保定军校毕业,但刘1914年毕业后白才进校而素昧平生。1920年底孙中山回广州重组革命的护法军政府,次年4月召开非常国会当选非常大总统。5月份为打倒军阀统一全国制定了消灭拥护北洋军阀北京政府的旧桂系陆荣廷反动势力以巩固广东革命政权的计划;并号召粤、滇、川、湘、黔等各省军队共同讨陆。时任黔军总司令的卢焘通电拥护讨陆并命黔军第二旅、第三旅分五路援桂讨陆。其时刘莘园在胡瑛任旅长的第三旅任参谋长,驻防黔西南、西北地区。援桂军编组后刘莘园任第五路参谋长并于1921年6月开赴桂北重镇百色。当时百色为陆荣廷部马晓军模范营驻防,白崇禧、黄绍竑等均为马部连长,该部军官多为军校毕业生,与陆氏无历史渊源,常受禄林将领所排挤,故陆氏政权在讨陆军打击行将崩溃之际,白崇禧、黄绍竑等力劝马弃陆。马晓军派人与孙中山所委之广西省长马君武联系后被委为田南警备司令,换上粤军旗号,白崇禧、黄绍竑等皆升为营长。他们得知第五路援桂黔军参谋长刘莘园为保定军校一期校友,除组织盛大的欢迎仪式外还热情款待黔军官兵。白、刘等人朝夕相处数月,两支部队协同转战桂北,建立了良好的友军关系。白、刘二人互相推崇其军事才干而成莫逆之交。陆荣廷在是年七月下旬宣布下野后,第五路援桂黔军撤回黔西南南笼(今安龙)驻防。

    马晓军部倒陆之役中部队扩充到二千余人,但被集结在广西靖西、天保、镇边等地的陆荣廷旧部刘日福、陆云贵、马玉成等人所率的八千余人所威胁。刘日福以广西自治区第一军总司令名义率部向百色地区移动。马部二营长白崇禧在田南警备司令马晓军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慷慨陈词,力主备战与刘日福决一雌雄,但马司令担心自己多年搜刮之财富毁于兵火遂决定以“广西人不打广西人”的口号去说服刘日福而求和,以致所部未认真备战,三天后刘日福数千人马突然围攻百色,仓促突围中马司令和一营长黄绍被俘,刘日福占据百色。白崇禧、夏威、陈雄三人藏匿民房,趁夜色于乱军中缍城得出。收得溃兵二、三百人,但何去何从,众官兵十分忧虑。工兵营长韦云松说:“我们兵单力薄,到哪里安身去?”与韦交谊颇深的烟帮头目陆炎建议上山在黔桂边交界地区为匪。白崇禧冷静地说:“我与季宽 (黄绍竑字)都是堂堂军校出身,胸怀救国救民大志;青年人应当报效国家,建功立业,岂可图一时之快活?目下我们处境虽困难,但这是暂时的。粤军已由南宁溯江西上,不日定将刘日福部消灭。我们现在需要整顿部队,养精蓄锐,为下一步配合粤军作战做好准备。但部队新败之后,军心不稳。冬天已到,军衣军食皆无着落。我决定将部队开入贵州境内休整,驻该地的黔军旅长刘端裳 (莘园)是我保定同学,他是会给予帮助的”。众军官也别无妙策,于是依计而行,并推白崇禧为指挥官。是时黔军三旅内因五旅纷争、外因刘显世勾结滇军欲返黔复辟,贵州政局不稳。三旅长胡瑛系云南人不愿卷入黔省政争而辞职返滇,卢焘遂委刘莘园为旅长兼南笼(今安龙)警备司令,卫戍安顺、兴义一带。司令部设安龙县城。一天参谋长得知桂军二、三百人窜人防地板坝、坡脚一带,拟派兵前去收编。刘莘园得知是白崇禧田南残部后遂以“黔省内政不稳”、“不宜结怨他人”而制止。参谋长分析道:“司令,这年头还管他什么同学不同学,父子相杀、兄弟相残,难道我们见得还少吗?先将白崇禧捆了再将他那几百人抢收编过来。如司令要念旧日同窗之情,不杀他也可,委他个营长、团长当当,不是显得司令胸怀开阔,重情仗义么?”刘莘园仍不为所动,依然在驻地安排接待前来相晤的白崇禧、陈雄、陆炎等人。会晤交谈间参谋长多次使眼色示意卫队拿下白等人,被刘莘园制止。会谈时白崇禧陈述中声称奉孙大总统令并马省长君武指示前来商黔桂联合消灭刘日福的计划,刘莘园出于对孙先生的敬仰和与白同学之谊,同意借给白部大洋两万和军服四百套,然后用茅酒设宴招待白等一行。次日,便派人将钱和军服押送到白部驻地。白崇禧得到补充后拟率部打回西隆,虑该地驻有刘日福一团之众,恐兵寡不敌,又到安龙借兵,刘莘园爽快答应并派杨仑庵率独立营相助。白崇禧便以“黔桂联军总指挥”的名义率领近千人的部队打下西隆、进而打败刘日福,与李宗仁部会合形成新桂系的基本力量,终于在1925年于混战中夺得广西省政,控制广西。
\
刘莘园

    1922年初袁祖铭在吴佩孚支持下加快“定黔”步伐,刘莘园因曾任袁部纵队参谋长,经袁干臣(安龙乡坤)联系参与“定黔行动”。但刘受阳与祖铭联合“定黔”,阴与其争夺省政的刘显世之兄刘显潜、张三元部数千人压迫、攻击,便经贞丰退往安顺。在湖潮得到黔军第四旅旅长张春圃第五团支援击退刘、张追兵。时袁祖铭已夺得省政,便用升官、金钱拉拢刘莘园部军官而瓦解了他的基本部队。袁拟聘刘出任省城警察厅长,莘园不愿掌此代其杀人之职只就交通处长职。1923年初刘显世勾结滇军入黔,直逼贵阳,袁祖铭不敌而撤往四川酉阳秀山。

    为寻求支援便派曾在北洋军曹锟师任过团副的刘莘园与任可澄一道赴京晋谒执掌北京政权的贿选总统曹锟和手下大将吴佩孚。吴佩孚助袁饷械帮助他恢复了势力。袁祖铭参与吴佩孚武力统一四川之战并重振威风,据有川东十八县。祖铭兵力扩至三师九混成旅,委刘莘园为黔军参谋长兼国军六十八旅旅长驻防重庆。继1923年对待英军舰炮击朝天门事件处理上刘袁分岐之后,二人在对待广州革命政府和北京北洋军阀政府态度上差异甚大,刘莘园主张弃北投南拥护孙中山广州革命政权,袁则持骑墙观望态度。时熊克武受孙中山令组织建国联军于黔东,致函以军长职邀刘莘园共同投效南方革命政府。刘莘园遂于1925年春以省亲为名率学兵两连及卫队数百人离开重庆经合江返仁怀老家住两月余,经贵阳赴广西。走到百色即闻熊克武、余际唐率建国川军二万余人入粤桂边境后,克武与余际唐等将领均被蒋介石“鸿门宴”囚系虎门炮台,联军已被瓦解。莘园进退维谷中便致电白崇禧露便与桂系首领李宗仁、黄绍竑联名电邀刘率部赴南宁工作。刘莘园率部赴南宁后,李、自、黄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城内刘部所经街道贴满了“热烈欢迎刘同志莅广西工作”的标语,白崇禧在欢迎会上致词中说道:“若无昔日之刘同志,则无今日之新广西。”拳拳念旧之情,溢于言表(黄绍竑新中国成立后写回忆录也提到南笼刘助新桂系之事)。李、白、黄均望刘莘园在桂任职,但刘了解到白崇禧与蒋介石合谋消灭了建国川军,于是对老友所为甚为不满而未任职务,只将所部交张廷光带领加入桂系,自己则带家小赴桂林寄居白安排的住宅中。旋赴广东通过李济深、何应饮、阎崇阶等人为营救克武而奔走,一年后克武获释。时广东李济深、广西李宗仁等开始与蒋介石产生矛盾。经白崇禧推荐,刘莘园由国民革命军第七军长李宗仁聘为四川代表,在滇川等省联络上层人士反蒋。1928年后常驻上海。1929年曾与唐继虞等联络西南地方实力派举行香港会议,从事反蒋活动。1930年中原大战桂系再次失利,刘莘园便回到重庆旧居赋闲。刘在渝城赋闲期间均无固定收入,家用不敷时便致电白崇禧,自一般均即时汇款相济,有时稍迟刘则去信责白氏亦不恼愠。1937年抗日战争垒面爆发,刘莘园应川军45军政训处长刘仲容之邀入二十二集团军任中将高参重返队伍。该集团军在二战区山西战场倍受阎锡山歧视,只布置任务不保证给养,阎称川军是“烂部队”。为此该集团军司令邓锡侯、副司令孙震(均系莘园保定校友)委刘莘园为代表赴京请参谋部副部长兼军训部长白崇禧及军事委员会委员唐生智等周旋重商隶属问题。

刘莘园与家人、亲戚合影

    1937年底国民政府从南京迁武汉。刘莘园从郑州乘火车赶往武昌到阅马厂白氏官邸时,门岗挡驾说:“白总长在休息!”刘冒火责其强行通报后白崇禧亲自出门迎自客厅。一进门白便半开玩笑地对年已半百的刘说:“你也打起帮腿来了”!刘笑答道:“抗日战争嘛!”白听完汇报后留他住了几日并介绍拜会在京任职的同学,临行还将一封给邓、孙的秘信交他带回。次年初22集团军便调到五战区归李宗仁指挥,不再受歧视。徐州会战后期白崇禧代表蒋介石到徐州督战,住战区长官部。时刘莘园任22集团军徐州留守处主任兼驻战区长官部联络高参。

    台儿庄大捷后,集团军司令孙震与刘莘园向长官部汇报战绩,白崇禧听完便对李宗仁说:“战报请莘园兄草拟吧!”(孙震听后也觉诧异)刘草拟后递给李、白说:“请长官部长们改削吧!”白阅后道:“很好,请李长官签报就是了。”1938年5月初,萧县吃紧,白崇禧对刘说:“可否抽兵力增援!”刘回道:“留守处有一营。”白说“根好,请今晚布置出发!”刘莘园当即请求亲率上阵。白崇禧劝道:“你这个阶级(指军衔)不适合;指挥营团作战是团长们的事。你要指挥大部队作战以后有的是机会。”说完又征询道:“你是否愿来长官部任高参?专办惩办汉奸事宜。”刘答:“可以的,但等与德操(孙震字)商量再说。”五月十七日撤出徐州时刘与孙晤面,孙说刘可随长官部行动,但当晚撤离时于混乱中与长官部失去联系。集团军溃退中孙震下落不明,刘莘园便用袍哥方式收容溃兵二、三万人,被蒋介石委为22集团军前敌临时总指挥将部队带到信阳。为解决给养刘亲往潢川见李宗仁。李说:“你现在不归我指挥罗?”幸得任潢川专员的原桂系参谋长张任民重提昔日刘与桂系交谊,李才拔五千元杂费交刘带回解燃眉之急。后孙震返军,莘园虑孙疑其篡权,故请长假返渝家居,是年底国共关系开始紧张,莘园内亲王启霖等均系共党,另外白崇禧行址不定无法按时接济,故他于1940年返仁怀老家。

    1947年国民党政府决定召开国民大会,选举总统、副总统和通过《宪法》。仁怀分得国大代表一名,候选人为蔡维新、曾毓权、刘莘园三人。十一月中旬举行正式开始前两天,刘莘园提出书面意见放弃竞选,并以“中华惯猴儿戏”诗句嘲讽之。曾毓权当选后赴南京前夕,特往桃佳寨请刘莘园写封信给白崇禧为其引见。刘在信中直言劝道:“国民党行将垮台,望崇禧兄认准时局,另谋他路。”白崇禧在给刘复信中亦云“兄言极是”,并称“另有谋算”、“望兄赴京晤见详谈”等语。莘园看不惯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早以“山樵老人”自娱而未理会。1948年谷正伦任贵州省主席,莘园为照顾侄孙辈到贵阳求学读书便移居贵阳。谷正伦念其陆小同学,黔军同事之谊力劝刘莘园出任毕节专员,被刘婉言谢绝。孟光聘等人不解地劝道:“五爷,您答应谷主席吧!您做专员我们也弄个县长当吧”!刘莘园笑着说:“你这是活得不耐烦的想法。”是年六月白崇禧出任“华中‘剿匪’总司令”,知刘莘园在贵阳,特派一姓张军长到贵阳白沙井王公馆邀其出山攘赞戎机,刘莘园抱定不为国民党效力的决心再次谢绝。张军长说:“刘将军去武汉玩几天白总也很高兴。”刘莘园说:“以后再说吧!请转告健生兄望他好自为之。”张无法,只好无功自返。后来白氏败逃离开大陆,二人便失去了联系。

    1966年底,白崇禧于台湾去逝。次年刘莘园于筑闻其死噩,颇感哀痛,写挽诗一首叙述几十年来与白氏交谊并正确地、历史地评价白氏一生。


      (本文作者:刘一鸣)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仁怀!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0851-22232377 22307177(广告洽谈) 传真:2000人QQ群:131253197 邮箱:gzrhzxw#126.com
地址:贵州仁怀时代广场正对面三楼 邮编:564500
Copyright © 2004-2019 贵州省仁怀市亿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